欢迎访问生态城市网!

生态城市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财经 >

远行的父亲

时间:2021-04-20 11:57来源:网络整理
有时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,奶奶就偷偷地背着父亲去西由毗邻的村庄沿街乞讨,受尽了白眼和委屈。建国后,父亲更

  父亲啊!三十年前的今天您与儿女们“不辞而别”。我们时刻在牵挂着您,每每回到故乡,总会深情地远眺那条留着深深车印的泥土路……

——题记

  今年的农历三月初八(公历四月十九日),是一生默默无闻的父亲邓汝禄去世30年的纪念日……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,转眼我也成为了花甲之人,儿子也已成家立业,但是对父亲的思念却如醇酒越陈越浓。在极度的思念中,我努力追忆着父亲的点滴往事,心中隐隐感到对父亲知之甚少、记忆模糊,有些阶段甚至是空白。对此,我深感自责:为啥父亲在世时不去多一点关心和了解呢?失去了才愈加懂得珍惜,可是时光却不能倒流……

  为了弥补这一遗憾,尽可能客观真实地还原父亲的一生,我动员所有的兄弟姊妹和本家的叔叔婶婶一起“打捞”线索, 行业消费网,还多次登门寻访与父亲一起并肩战斗过的老邻居、老同事、老领导,深情回忆,反复印证,一点一滴,从而揭开和连接起了父亲那不惧艰难、热爱集体、大公无私、关爱子女的平凡人生……

全家合影留念,父亲邓汝禄(前排右二,怀中抱着孙子),作者邓兆安(最后一排左二)。

全家合影留念,父亲邓汝禄(前排右二,怀中抱着孙子),作者邓兆安(最后一排左二)。

  (一)

  我的堂叔邓汝万,今年虽已83岁高龄,但仍然精神矍铄。当回忆起老邓家的“家史”、聊起我父亲的早年时,他心潮起伏,眼泛泪光,一直哽咽着说:“过去咱们家太穷了,我二哥什么行当都干过,吃尽了苦头,他是邓家的‘顶梁柱’啊!”

  父亲生于1914年,正赶上兵荒马乱、民不聊生的旧社会,祖籍掖县西由镇街西头村。父亲弟兄五个,他排行老二。老奶奶祈求子孙们今后过上好日子,在世时给前面四个孙子起名最后一个字连起来:福?寿喜,但却未能如愿:大伯为谋生跑到东北去卖苦力;三叔则替地主家孩子去当“壮丁”一走再无音讯……奶奶悲痛万分,泪如泉涌。从小就孝顺的父亲双手拉着四弟、五弟,在奶奶面前坚定地说:“娘,今后家中有我扛着!”从此,一家人生活的重担落到了年仅15岁的父亲肩上。

  当时家里七口人,仅有几分薄地,三间半草房,无耕畜。主要靠租种地主家的土地和外出作工维持生计。父亲深知要改变家庭现状,必须要掌握一门手艺。我的二爷爷邓进庆,从小就会瓦匠技术,在十里八乡无人不知。对此,父亲十分敬佩和羡慕,就主动拜二爷爷为师,先跟着当徒弟学本领。父亲干活很有眼色,又肯吃苦,每天都早早来到工地,提前备好各种料物,收工后又主动清理现场,并把师傅使用的工具擦得干干净净。二爷爷看在眼里,喜在心上,觉得侄子将来是干瓦匠的一把好手。于是,他不仅帮助置办了全套工具,还言传身教把所有技艺都传授给了侄子。对此,父亲感激涕零,用心钻研,仅用一两年的工夫,就能够独挡一面了。当他把第一笔收入交到奶奶的手里时,那自豪的心情就甭提了。

  由于瓦工季节性强,加上日常的活又少,日子过得非常紧巴, 中国基教新闻网,父亲常急得团团转。后来,父亲看到有的街坊去青岛贩运烟酒等用品,就用一头猪换回了一辆二手自行车,从此踏上了长途贩运谋生的路。每次凌晨两三点左右,天还一片漆黑,父亲就带着干粮,骑上自行车出发了。当时掖县与青岛相距约四百多里,需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,并且道路也大都是泥土路面,对人的体力消耗极大。父亲曾对邻居讲述过,抵达青岛时往往两条腿已经僵硬得无法动弹,需要同伴们相互搀扶才能下来车。第二天一早,又要抓紧置办货物往回返。一辆自行车要搭载二三百斤的货物,遇到刮七八级的顶头风时,需要浑身用力才能蹬得动车子,骑上坡路时只能下车,一步一步推着走,两脚蹬地,大汗淋漓……个中艰辛常人难以想像,但为了这个家,父亲把这一切都过成了日常。除了远赴青岛贩运, 县域快报网,为了合理利用时间多挣点钱,父亲又开辟了另一条生财之路:到九十里外的龙口港拉脚送货。就这样经常不停地奔波在南北“两条战线”上,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。

  虽然父亲长年累月、拼死拼活地干,帮助奶奶苦苦支撑着这个家,但依然是缺衣少食,难以为继。有时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, 中国地方品牌网,奶奶就偷偷地背着父亲去西由毗邻的村庄沿街乞讨,受尽了白眼和委屈。更令人气愤的是,一次奶奶去地里里捡柴火,被本村的地主看到了,竟不分青红皂白硬说奶奶踩坏了他家的庄稼,将柴草全部扣下,把背蒌摔出老远,并大声斥责:“快滚蛋!”……地主的横行霸道,进一步激起了父亲对封建社会和地主阶级的强烈仇恨,也使他逐步懂得了穷苦人家要彻底翻身做主,必须跟着共产党干革命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